提供时尚资讯_每日快速提供
主页 > S地生活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

人都说动物和小孩最难拍,但今年因为有了白小樱和白润音在「镜文学惊悚剧场」所主演的《住户公约第一条》让我欣然地推翻了这句话。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住户公约第一条》描述同栋公寓的男孩小洋和女孩晴晴,青梅竹马两人平日喜欢玩在一起,但身为房东的男孩妈妈(张诗盈饰),认为晴晴来自单亲家庭,晴晴妈妈又爱喝酒发疯,便规定儿子不准和女孩往来。

尤有甚者,平日人很好、对待房客友善的房东太太,连帮房客準备礼物的时候也自动忽略女孩晴晴一家。矛盾的是,为了赚取更多租金,房东太太还顶楼加盖,将房子承租给晴晴妈妈。典型社会与经济高阶级者常见的剥削行为与蔑视态度。连《寄生上流》里的经典台词「因为有钱,所以善良」在《住户公约第一条》也并不管用。这才是多数台湾有钱人的问题。

晴晴的母亲由谢欣颖所饰演,其人设为单独扶养小孩的单亲妈妈,工作离不了陪笑喝酒性质,现实让她头痛,每晚需靠药物助眠。懂事的晴晴依然爱着、等着、守护着她唯一的家人。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儘管妈妈爱女儿,光是挣钱养她就用尽力气,没有多少可以对女儿温柔示爱的空间,取而代之的,是在酒醉的夜归之时向小孩抱怨:「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他妈的生下你。如果没有你,我可以过得很好。」

一个小孩承受着「妈妈后悔生下自己」的指责,白小樱顶着的却是菩萨一般带着有点悲悯凝视母亲的可爱纯真小小脸庞,无言以对。一个转头,才国小年纪的女孩还不忘照料醉后昏睡的母亲,甚至依偎在她旁边入睡。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白小樱所饰演的孩子,其乖巧懂事的程度以及她平静守护母亲的诠释方式,成了全片最无形却汹涌的情感波澜。巧的是,以上同样戏码,类似的人设故事,也发生在今年台北电影奖影后李亦捷所演出的《野雀之诗》母子档身上。

《住户公约第一条》是不准养宠物。晴晴却疑似养了一只。她买了一堆猫砂,沙子洒散出了门外、就连味道都散逸出来。小洋很紧张,怕好友被房东妈妈扫地出门。这个男孩殊不知的是,恶臭不是因为猫,而是因为人。

这个世界只需要女人很香很美,不容许女人很臭很髒。但是在女孩小小的心灵里面,不论是香的美的臭的髒的,都是她所挚爱着的,不能从身边被夺走的。「妈妈只是在睡觉,不要把她带走。」晴晴最后连自己唯一的爱,都得亲手埋葬。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剧末结尾,谢欣颖的样貌成了《住户公约第一条》的爆点。不论观众是否都能接受,那却着实是一幕敲锣恳请世人关注女性处境的铿锵宣言。

描述女性的电影常常显得吃力不讨好。一方面女性的困境千百年来永远都是那些,不仅改善得缓慢、明明是一直存在的问题但只要被提出来就首先会被批评为无新意的故事或无聊的女性课题。

这或许就是当代影坛明明準备腾出空间给女性电影了,但登台的那些女性电影多数又会被批评成「给女性电影舞台是一种为了政治正确的操作」产物。

可是,亲爱的男人们啊,为何你们不想一想,当女人好不容易等到了麦克风,她们想要优先提出的事,就是这些你们身为男性认为老掉牙但身为女性的广大同胞们依然在被困住的最大绳索束缚着?

既然明明这样的女性最基本困境依然没有被解决,那幺《住户公约第一条》就给女性一个荒谬的葬礼。

住户公约第一条:世界给女性的荒谬葬礼

白小樱、白润音,谢欣颖、张诗盈是「镜文学惊悚剧场」《住户公约第一条》的关键字,每个角色都因为演员的适任诠释而活了起来,故事就算寻常有如隔壁家就会发生的事看似毫不值得一提,但若你能因此而稍稍愿意去关心一下隔壁的邻居「还好吗?」或「需要帮忙吗?」那幺或许这世界的女性悲剧故事,就会因此而少了一点点。

《住户公约第一条》是「镜文学惊悚剧场」七部短片之一,全系列于2019 年 8 月 15 日已正式上架于 Netflix 网路平台。


上一篇: 下一篇: